慕繁

初次撰文,诚惶诚恐。对待你们,不胜感激。

【魔道祖师·忘羡】当时年少春衫薄·上

本篇关键词:OOC预警 现代 忘羡 校园 小甜饼 假如魏小羡有了可以变成他人喜欢的样子的超能力……

写在前面:

之前一直没上线是因为在准备考试。现在终于考完试了,开心!感觉书包都更好看了呢。本坑预计两篇完结。

【正文】

云深中学有个人,叫作魏无羡。

这个人也没什么特别的,一般般的成绩好,一般般的帅气(魏无羡:“???我在云深风云榜可是名列第四的丰神俊朗好少年!!要不是金子轩那个花孔雀有个好皮囊,我就前三了!”)但是他有天发现了自己的一个特异功能:他可以变成他人喜欢的人的样子。

每天深夜,他就不停地变成班上同学喜欢的人的样子,因此知道了一件件男默女泪的事情。

震惊!

隔壁的某瑶喜欢自己前桌的斜上方桌的同桌的某臣!

初中部的似乎对什么都没有好脸某凌竟然暗恋号称乖巧的四好少年某追!

楼上的小慕居然是小繁的梦中情人……

以上毕竟是人家的隐私,魏无羡就在心中藏着,从未告诉任何人。然后……他就忘记了。

只有几次失败。

有一次他想看看从小打到大的江澄到底喜欢谁,然后。

他变成了江澄。

魏无羡:“……凭实力单的身。”

然后他试了一下变成自己喜欢的人。

嗯。没变。

没变??!!

好吧我再也不嘲笑江澄了。云梦双杰一起走,谁先脱单谁是狗。

然后他又有点佩服自己。

没想到,逢女生必调戏,逢貌美女生变本加厉地调戏的夷陵年轻祖,居然是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好少年。

真是被自己感动到了呢。

1

云深中学每隔一个学期会重新分班。魏无羡分和蓝忘机分到了一个班,还是同桌。

蓝忘机?那个每次都代表学生讲话,每次出场女生们的尖叫都能把蓝启仁三十米的镜片震碎,每次考试永远段一的传说人物?

魏无羡对此十分不屑,但是又很好奇。

哦,小古板啊?就是那个问他十句回一个字的,传说周末不是练琴就是做作业就是温课的人啊。

想到自己每天周末疯狂开黑,拉着江澄四处乱走,电影钓鱼打游戏,把十公里内的游戏厅反复玩了个遍,还总结出了一套抓玩偶规律,魏无羡有点羞愧,觉得蓝忘机真是……

……太可怜了。

这样下去真的不会发霉吗?而且他试过变作蓝忘机喜欢的人,居然发现,一点变化都没有啊。

这样想着,当第一天和蓝忘机同桌时,魏无羡情不自禁地用手拨了拨蓝湛的头发。

会长蘑菇吗?

然后,来自蓝忘机的眼神就把魏无羡震成了碎片。

他狠狠地把手握紧:“你!”

“哦哦,对不起!我在想事情,一不小心就……同学!你是不是叫蓝忘机?我好早就听说过了,你的名字真是,遗臭万哦不对,流芳千古!真的!我还知道你家人称呼你蓝湛!蓝湛比蓝忘机少一个字,我叫你蓝湛好不好?你猜猜我叫什么?”

蓝忘机把脸扭过去,只留下一个气得发抖的背影。

唉,不理我就不理我。切!魏无羡也把头扭向另一边。

于是,他连蓝忘机的耳垂微微泛红都没有注意到。

又过了一会,魏无羡忽然听到低低地一声,恍若错觉:“魏婴。”

他扭头看向蓝忘机。只看到一个背影。

应该是错觉吧。他怎么知道自己的乳名唤作魏婴?

2

魏无羡跟蓝忘机同桌了几天。

虽然蓝忘机默许了魏无羡叫自己“蓝湛”,但是他从没有跟魏无羡说超过五个字的话。

魏无羡就是这么一个不知趣的人,蓝忘机越不跟他说话,他越是要让他说话。

他试过拨弄挑逗激将引诱。

收效甚微。

“无聊。”“轻狂。”“不正经。”“上课。不言。”

真的是……太失败了。

魏无羡深沉地思索着如何让蓝忘机多说几个字。

不然,天天那么闷,以后痴呆了怎么办?

唉,一想到如今风光万千的蓝忘机以后要变成智障,魏无羡很痛心。

他一整天都眉头紧锁,神情严肃。蓝忘机倒是破天荒地多看了他两眼,难得露出了踌躇的神色。

蓝忘机终于在下课时轻唤出口:“魏婴。你如何了。”

“蓝湛你说如果你以后痴呆了怎么办啊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你你不要让她们哭啊让女孩子哭太不好了。”

“……”蓝忘机收拾书包,走出教室。

魏无羡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对了,这好像是小古板对自己说过最长的一句话?

对了,他怎么知道自己的乳名?!

3

日如流水。

在魏无羡每天挑拨逗弄蓝湛的时光中,一学期逐渐过去了。

魏无羡觉得事情有点不对。

他好像越来越热衷跟蓝忘机聊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

“诶,你说宋子琛真的没有笑点吗,上次不是那谁谁讲了一个笑话吗,我笑得都要飞出去了他都还面无表情。好像你也没笑点。”

“诶,你说聂明玦怎么长得那么高唉好像也跟他一样高。”

“诶,你说那个金光瑶整天笑着会不会很累啊,嘴部肌肉真的不会酸痛吗。”

“诶,你知不知道刚刚语文考试最后一题答案是倒叙不是插叙。啊啊我的四分!”

“诶,窗外那棵玉兰树啊,开了好多好多的花,真香耶。我好像有点喜欢那种香味。”

蓝忘机除了回复他一个“不可背后语人是非”,有时也会轻轻回答一个“嗯”。每当这个时候,魏无羡的笑容就会特别灿烂。这时,蓝忘机总会仿佛无意地轻轻看着魏无羡,然后淡淡移开视线。

“蓝湛,还有一个月就要期末考了耶。”

“嗯。”

魏无羡一反平常地没有笑:“我是说,还有一个月,就要重新分班了呢。”

蓝忘机的手在课本上微微一滞:“是吗。”平常的两个字,魏无羡却听出了一丝落寞。

他抬眸看向蓝忘机,傍晚的斜阳照在蓝忘机的脸上,蓝忘机白皙的脸稍稍有了点绯色,那双素来淡漠的双眼也有了些波澜,仿佛像秋雨般,些许缱绻。

魏无羡长叹一口气。

怎么回事呢,忽然就有点难过。

4

有一次,魏无羡忽然心血来潮,又想变作蓝忘机喜欢的人看看。

其实之前也是试过一次的,没有变化,他还是他。后来,这毕竟是人家的隐私,就不好意思一直变了。

结果还是……没有变化。难道是失灵了?

魏无羡轻叹,算了,没有就没有吧。反正也是白捡来的超能力。

他向来不拘小节,也没想着变作其他人喜欢的人“验证”一下是否失灵。之后,就没再用过这项貌似失灵的超能力了。

但是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怎么办下学期就不能和蓝湛同桌了。

他也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执念如此。

只是在想到蓝湛时,会有一点点莫名的情感。

算了,青春的事,谁知道呢!

毕竟

有这个闲情逸致还不如多看几本聂兄赞助的小黄书。

5

寒假。

魏无羡依旧很逍遥。

寒假搞了一次同学聚会。他也逍遥地去了。

然后,逍遥地看到了蓝湛。

魏无羡:???

说好的周末不是练琴就是做作业就是温课的呢?

然后。

当他看到蓝湛一整天都没有说超过五句话,别人唱K,他严肃地看着唱歌房中的摆设;别人逛街,他严肃地打量着街边“回收旧冰箱旧电视旧手机”的广告出神;别人谈天说地神采飞扬,他严肃地聆听着,不发表一句话。

魏无羡:“……”蓝湛是来干什么的。还一直用不明不白的眼神看着自己,尤其是在和女生说话的时候。

算了,反正蓝湛来,他很开心。

晚上,大家到一家餐厅中吃饭。

起座而喧哗间,不知谁提出要喝酒,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成。

毕竟高中,虽说已经成年,但“喝酒”也只是小饮一口而已,但是又很是畅快。

魏无羡也喝了半杯,放下杯子时,他看到蓝湛在凝望着自己。

魏无羡:我脸上有脏东西吗不会啊听说蓝湛会来我特意洗了20遍脸啊。

轮到蓝忘机,众人起哄,魏无羡本想阻拦,蓝湛这人怎么会喝酒呢?

没想到,蓝湛淡然一声:“喝。”随即拿着魏无羡刚刚倒的酒瓶,也倒了一点,饮尽。

众人哄笑。

没想到。

蓝忘机喝了后,扶着额,睡着了。

睡着了!!!

魏无羡震惊。众人震惊。

反正聚会也接近尾声了,大家就商量着扶蓝忘机回家。

女生们涨红了脸不敢前去,男生们一致推崇魏无羡做代表。

理由:魏无羡跟他同过桌。

跟他同过桌就知道他家住哪里了吗?

好吧魏无羡真的知道。蓝忘机就住在云深中学旁边的教师居住区内。

众人闹了一阵,大家都走了。魏无羡正欲扶起蓝忘机,蓝忘机却醒了。

魏无羡:“……”蓝忘机你故意的吗。

可是蓝忘机的表现很奇怪。他定定地看着魏无羡:“走。”

“啊?去哪?”

“回家。”

“回什么家?”

“我们的家。”

“……啊?”

这个口吻……

“蓝忘机你醉了啊?”

“没有。”

“呵呵。”仙子才信。

算了,既然对方醉了,还是送他回家比较好。

这样想着,魏无羡起身:“走吧,我送你回家。”

【未完待续】

啊啊啊考试考完啦哈哈哈哈哈!让我放飞一下自我~~还有下篇周末有时间写哦!


羡羡写给众人的信 金凌篇:冷露无声湿桂花

本篇关键词:金凌魏婴亲情向   原著墨香铜臭大大  真·OOC预警   送信叽跑龙套 

  古代信件格式真·难到爆炸,从这篇开始,就用现代格式啦(被打飞

共计2511字,大概需要2~4分钟读完。

   大家凑合着看吧!!谢谢每一位点进来的小可爱!你们的喜欢和推荐都对我非常重要哦!我真的很喜欢你们的评论啊。(抱!

收到魏无羡的信时,金凌正在夜猎途中。

此时的金凌,已经是兰陵金氏的家主了。褪去了少年时的青涩的他,星眸俊目,发似流泉,那一身金家校服更是衬托得愈发气度不凡。他接过蓝忘机递过的信,看见上面龙飞凤舞地从右到左写道:兰陵金氏 金凌 金宗主 亲启,又见眼前一向冷清待世的人此时竟是说出不来的落寞,心中浮现出一丝不太好的预感。

“宗主,我们继续吗?”来不及说什么,一位侍从便问道。

金凌回过神,道:“走。”谢过蓝忘机,仿佛觉得这封信很重要似的,金凌把信小心收入衣袖。领着一帮人,继续向荒地深处走去……

是夜。窗外寂静,只有默然的桂树在散发着悠悠香味。

       金凌在自己房中,更衣就寝前,忽而想起了什么,从袖中取出这一封信。所幸,除了边缘略有些磨折外,并无损害。他小心撕开封纸,看到一派熟悉的字体,好像是……那个人的?是……出什么事了吗?他不可置信地挑挑眉,眉眼间有些戾气闪过,又带着几分关心。

一股淡淡的檀香悠扬地氤氲开来,显然这封信在云深不知处的房间中放了许久,闻着倒是有一番雅致,却与纸上张扬的字迹大相径庭。然而金凌已经无暇去理会了,他的手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金凌:

久未笺候。

如今的你,已经是金家的宗主了。有时在清谈会上,见你落落大方、谈吐不凡之样,我亦十分骄傲。若是你的母亲还在,她也一定会为你自豪的。

说到你的母亲……这是我的心中最深的痛楚,但我明白,我并未有这份资格。可是我也知,你的悲伤并不会比我少分毫。但是请原谅,让我多谈谈你的母亲,我曾经的师姐……江厌离的事情吧。

你的母亲是我见过最温柔的人。

你的母亲的莲藕排骨汤是世界上最好喝的。对不起,没有让你亲口尝。

你的母亲喜欢把一头黑发轻轻盘起。对不起,未曾让你亲眼看过。

你的母亲喜欢低声浅笑,如同春光。对不起,无法让你亲耳聆听。

你的母亲喜欢穿一身素净的紫衣,窈窕身段在衣袖中更显清雅。对不起,不能让你亲眼见识。

你的母亲……真的是世界上最好的师姐,她也本应是这世间最好的母亲。

而你的父亲,我虽然很讨厌他,认为他配不上这最最好的人,但是你的母亲喜欢他。不过他确实很有品相,也很有几分义气,会是一个很好的父亲。也一定会把你教育得十分出色。若非……恐怕你们一家便是最幸福不过的一家了。念及此,我真的非常对不起你。

你的母亲……我学会的第一个字就是她教的。

犹记当年略微燥热的暑天,她攥着我的手,轻轻握着笔,在宣纸上写下“无羡”二字。她道:“无羡,便是无所羡慕;无所羡慕,方无所顾忌;无所顾忌,方能活得洒脱。”你的舅舅江澄在一旁不满地嘀咕道:“人活一世,有那么多亲属家人,哪能无所顾忌,无所羡慕啊。”

你的母亲微微一笑,当时我觉得连毒辣的阳光都柔了几分,她道:“是啊。但是,阿羡还有阿澄,你们要记得,不要给自己过多的束缚,也不要顾忌那么多是非。整个云梦江氏都是你们的后盾。是非在己,毁誉由人。我们江氏家训便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总之,人要活出自己啊。”

是非在己,毁誉由人。

这一段对当时的我有些晦涩的话,却被我铭记至今。以至于之后走上“鬼道邪途”之时,我亦如此想着。甚至也曾把此话与蓝湛道过。想来亦可叹。

你的母亲还说:“整个云梦江家都是你们的后盾。”

如今,我亦把此话赠与你。尽管我再不是云梦之人,可是你的舅舅江澄,却永远是你最值得信任的人。他就是表面上傲娇了点,实际上可是关心着你呢!对了,我还叫他不要总是打断你的腿了,你以后就不用提心吊胆了。(虽然他也从未打过)

金凌,我知你生性善良,故在自己人面前,不必用口是心非掩盖内心。江澄那厮与你如出一辙,你们其实可以更亲密。所以,请你无论遇到任何处境,遭受任何凌辱,感受多少思念和怨怼,都请跟江澄聊聊吧。他也……很不容易。

金凌。如今你已是金家家主,年少有为,本是大好事,但记住,要谨防金阐一道。他们表面毕恭毕敬,俱无别心,实则暗地筹备,阳奉阴违。至于如何应对,便应靠你自己了。我相信你,江澄亦相信你。

所以金凌,请你放开步伐,潇洒而又肆意地走下去吧。

再:那个……仙子的名字……真的不考虑再修改一下吗。

再再:那个……我觉得隔壁思追儿,好像最近有点不对劲,尤其是看到你的时候。

再再再:那个……我给你取的字,你若不喜,可重取。

那,再见啦。虽然你以后都看不见我啦,但是你一定要好好走下去哦。这也是你的父母对你的期望。

祝你,纵然时光洪荒,剑上负血,归来仍是少年。

魏无羡

X年X月X日

金凌此刻忽然觉得,非常、非常、非常想喝酒。

想体验那种可以忘掉任何恩怨、忘掉任何是非的感觉,沉沦在虚无中,好像一个缥缈的梦,梦外是刀光剑影,是非别离,但是梦里却春光温暖,天伦之乐。

“大梵山上,我对你说的那句话,对不起。”

“这么巧,我是断袖!”

“等你今后长大了,你会发现想打的人更多,但是更要勉强自己和他们好好相处,所以趁你还小,想打什么人就打个痛快吧。你这个年纪不跟人轰轰烈烈打上几场,你这辈子就是不完整。”

“人这辈子,有两句肉麻的话是非说不可的。”

“谢谢你,和对不起。”

“整个云梦江家都是你们的后盾。”

  他恨魏无羡,他害得自己无父无母,害得自己从小就被人指着鼻子骂“有娘生没娘养”,但他发现,当魏无羡在他左右时,总能感受到一种温暖。

  好像就是他人口中“回家了”的感觉。他虽然从未体验,却本能眷恋。

  说到头,却也是为数不多的,真正关心他的人。

  他那死也不想认的舅舅,亦曾是无所羡慕无所羁绊的潇洒少年郎。

  当他误杀他的母亲的时候,应该有多么彻骨的疼痛啊。

  当他孤身坠入鬼道邪途时,有人拉他一把吗。

  有人问他“累不累”吗。

  有人笑着唤“阿羡”吗。

  没有。

  

  就像这个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让别人叫的字“如兰”,也从未换过。

  

   几许冷露,轻轻打湿了夜边摇曳的桂花。

  “舅…舅。”酒缸倾倒,嘶哑出声,金凌望向漆黑的夜空。

  

  

  【未完待续】

  其实我觉得自己的情感把握得不是很准(可能还是要多加练习)。欢迎金凌舅妈们指正!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争取周日能出金麟台番外!!注意用词:争取!!啊别打我!!

  祝:晚安!

By 慕繁.

  


致歉

对不起,由于我的时间安排得……太过混乱,导致今天《羡羡写给众人的信·金凌篇》只写了一半(我的错!所以我打算下周写好再完完整整地发下来。
感谢各位小可爱的支持!你们的红心和蓝手还有评论我都有看,超级感动!“就像是你坚持的东西被人认真仔细对待一样”。

《羡羡写给众人的信》我打算按这样的顺序写:
江澄篇→莲花坞番外→金凌篇→金鳞台番外→蓝愿篇→乱葬岗番外→蓝湛篇→云深不知处番外 完。

就这样,一篇一个关于人物地点的番外。

我一定会写到最后的,非常感谢小可爱们的支持!

最后。祝还没睡的小可爱,晚安!

羡羡写给众人的信【莲花坞番外】

正文今天或明天更新!谢谢支持的小可爱!
本篇出演角色有:魏无羡 江澄 江厌离 蓝忘机
特别出演:真·不辣·莲藕排骨汤

清晨。

莲花坞一片寂静,只有碧荷上的露珠轻轻地滚动,无声滴落,涟漪轻泛。

江厌离刚拎着竹篮进莲花坞的大门,就闻到一股诡异的味道。

她的细眉轻轻蹙起,这味从东厨中传来,是一股焦味。

难道……是厨房炸了?

江厌离走向厨房,恰好在门口遇见睡眼惺忪但是也一脸狐疑的江澄。

互相问候后,江澄神情复杂地望向东厨虚掩着的门,江厌离亦是猜到了几分,他们对视了一眼,江厌离轻轻推开了门。

一个修长的身影正在灶台前团团转,显得分外滑稽。诡异的味道就是从这边传来的。

“……”
“魏无羡!!你又在作甚!!”半晌,江澄忍住微微的笑意,咬牙切齿道。

“阿羡为何忽然来东厨了?”江厌离笑着道。

魏无羡转头:“师姐好!因为师姐做的莲藕排骨汤太太太好喝了,我也想煮一碗汤给师姐喝。”然后魏无羡又看向江澄:“师妹?早啊,要不要尝一尝师兄做的爱心汤?”

江澄从牙缝中挤出一个言简意赅的字:“滚!”

魏无羡嗤之以鼻:“小孩子就是不懂欣赏。”扭头见到江厌离,脸上立刻笑逐颜开:“师姐快来看看,这碗莲藕排骨汤是否得到了你的真传?”

“……”
江厌离看了看那碗散发着焦味的“汤”,颇为无奈地笑了:“阿羡,你是不是忘记放水了?”

“水不是最后放吗?”魏无羡理直气壮地问道。

“……”

江澄扶额:“魏无羡你傻吧。”

“阿羡,其实…水应该和食材一起放下去。”江厌离看着眼前两个少年争执不休的样子,温柔笑笑,道。

“哦……怪不得我做出来的汤有一点味道。”

“呵呵,一点?”江澄一拳拍在魏无羡肩上。他昨晚梦到了一群小狗崽穿着岐山温氏的校服,排着队叫他爸爸。醒来后亦是心情舒畅,一股恐怖的味道却把他拉回了现实。

“江澄你滚!你就是嫉妒我的厨艺!”魏无羡痛得龇牙咧嘴。

“好啦,你们别吵啦。阿羡先把这一碗……你用排骨汤倒掉吧,师姐再教你煮一碗。”江厌离轻笑,细软地劝着,仿佛她的的两个弟弟是长不大的孩童。

“好嘞!”

半个时辰后。

“师妹!快!等着急了吧?趁热喝一碗爱心汤!”一碗冒着热气的莲藕排骨汤端到了江澄面前。

江澄冷哼:“谁等你了?再说师妹我打断你的腿!”

“嘿嘿,打不过我你就认栽吧!”

江澄瞪眼,看着眼前的排骨汤。不愧是经过江厌离指导出来的,微微透明的汤水勾勒出里面排骨和莲藕的形状,但是……为什么上面泛着一层红光?

江澄拿着勺的手颤了颤,最终还是往嘴中送了一口,然后就被辣得呛了出来:“咳咳…咳…魏无羡你故意的吧!”

“很辣吗?”魏无羡笑眯眯地拿起勺子舀了另一碗,细细品味:“还好吧?我就放了几勺。如今的人啊……就是吃不了苦,不对,吃不了辣。”

江澄忽然很想把眼前的汤扣道魏无羡丰神俊朗的脸上。

江厌离收拾完厨房出来,看到的就是一副江澄拿着汤的手微微颤抖,辣得咬牙切齿,盯着魏无羡 ;一旁的魏无羡怡然自得地喝着汤,嘴中还是不是赞叹几句“此汤只应天上有” “这汤的味道果然该死的甜美”这样的话,硬是喝出了琼浆玉液的感觉。

江厌离:“……”

江厌离也拿起一把小勺,浅酌一口,也咳起来:“咳咳…阿羡,你何时往汤里放辣了?我不曾看见过。”

魏无羡一口喝完,满意地啧啧嘴:“在师姐你没注意到的时候,嘿嘿。”

魏无羡见她咳得双颊微红,连忙递上一杯水:“真的很辣?”

江厌离:“还好。”又看魏无羡一脸失望,连忙道:“好喝,很香。”说着,她又喝了一口,笑着说:“阿羡都会煮汤给师姐喝了。”

魏无羡立刻满血复活:“还是师姐好!我以后要让师姐喝天下最好喝的汤!”

江厌离强忍着把一碗汤都喝了下去,又喝完了魏无羡递过来的水,看着魏无羡一脸春风得意,温柔地笑笑,如同暖阳般温和。

江澄看着魏无羡一脸神采飞扬,江厌离笑得温柔而甜美,一直绷着的脸也舒展开来。唇边轻勾起一丝弧度,溶解了几分与生俱来的戾气,显得更加俊朗阳光。

魏无羡也看着江厌离的笑靥,想着:“师姐对我真好,把我煮的汤都喝完了。我的师姐以后一定要拥有所有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很多很多年以后。

“好喝吗含光君?”莫玄羽羡一脸期待地看着坐在他前面的蓝忘机。

蓝忘机轻抿一口,神色稍变,手指轻轻收紧,显然是被辣到了。

“蓝湛,你觉得辣就别喝了,我来……”

还没说完,蓝忘机又抿一口,然后缓慢而坚定地把整碗汤都喝尽,才道:“好喝。”仿佛觉得不够完整,又补充道:“很香。”

魏无羡笑意更深,他走过去,轻轻搂住蓝忘机:“蓝湛我真是爱死你了。”

“嗯。我也是。”

是啊。会把他做的人神共愤的辣汤喝完的,从始至终就只有江厌离和蓝忘机罢了。

从始至终,他也只有他们。

“世人不识我,唯他们知。”

本篇END.

【P.S.江澄就是死傲娇!其实最后他也把那碗莲藕排骨汤喝完了!!明明自己比谁都在意魏无羡,却总是嘴硬,一个人撑着所有的事。不过,这也就是我们喜欢舅舅的原因吧。( '▿ ' )】

羡羡写给众人的信 江澄篇:欲买桂花同载酒

本篇关键词:云梦双杰友情向   原著墨香铜臭大大  真·OOC预警   送信叽跑龙套
我写这篇的时候深深感受到了自己文笔和古汉语文学常识的贫穷(泪目
还有,古代信件格式真·难到爆炸,我写的可能有一些错误,大家凑合着看吧!!

正文如下:

云梦,莲花坞。
“江宗主,含光君找您。”
蓝忘机?
“他来这里做什么?那个人有跟着来吗?”江澄那简直可以算是锋利的眉毛高高地蹙起,眉宇之间带着一股显而易见的戾气,像极了他的母亲。他从来都是这样,锋芒毕露,这么多年过去了,从未变过。
“含光君一个人来的……而且脸色很…不好。也没说是来干什么的……”汇报的人支支吾吾地说着。蓝忘机永远都是一张万年不变的冰霜脸,可是此刻,却显得分外的冷峻和疲惫,还有一丝……痛苦?
江澄从桌前起身,修长的手指上,紫电掠过一丝锐利的光芒。他走出内室,向那个永远雪白端正的身影迈去。

蓝忘机静静地伫立在原地,一身白衣突然翩然若仙,那似乎是冰雕玉琢的眉眼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此刻却沾上了些颓然的气息。
而这次,他身边没有了那个黑红色的桀骜身影,显得分外落寞。那一身白衣,亦更显单薄。

“呵,什么风把含光君吹来了?”
蓝忘机淡色的瞳仁中布满了些许的血丝,却仍是冷淡:“信。”他从袖中拿出一个玄色信封。上面用狂草写着:云梦江氏 江晚吟 收
我:
江澄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接过:“那个人的?”
蓝忘机的眼神在听到江澄对魏无羡的称呼后骤然变冷。

“魏无羡他……死了?”江澄看到蓝忘机这幅憔悴模样,再看着手里的这封信,半晌,才缓缓地道。蓝忘机把眼睛狠狠闭上,许久才睁开。他没有出声,但是江澄知道了他的答案。

江澄的瞳孔骤然一缩,感觉鼻尖有些泛酸,他死死攥着拳头,艰涩道:“呵。死了就…死了吧。”

蓝忘机的手紧紧握着避尘,竭力使自己镇定,用力之大,连避尘都在颤抖。

蓝忘机走后,江澄把那封信捏得紧紧的,仿佛要将其揉碎。
他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房间里,一遍遍告诉自己:“不许流泪。不许为他难过。”
“不许流泪…不许为他难过!”
“不许……不许……”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和魏无羡,就算偶尔逼不得已要聚在一起,亦是冷淡相对,偶有谈话,也是寥寥数语而冷冷结束。自己对魏无羡再恨,也没有像以前那么尖锐了。可是,他毕竟是害了自己父母的人,害得金凌失去父母的人,害了自己阿姊的人……怎么能为他难过呢……

可是……胸腔中部偏左传来的阵阵疼痛,却让江澄红了眼。
他恶狠狠地盯着那个信封,紫电滋滋作响。良久,又轻轻地拆开了。

一张信纸掉了出来,上面是再熟悉不过的狂草,龙飞凤舞,像极了那人的嘴脸。

江宗主勋鉴,兹启者:
展信安。
不知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是不是咬牙切齿的,我知道你不想再见到关于我的任何东西,但是我想……有的事情还是讲一下吧,毕竟没有人会拒绝丰神俊朗的夷陵老祖。哈哈哈我好不要脸啊。

江澄。首先,我是真的很对不起你。但拜托你不要为难温宁。他是被我操控的……不是他的错。我知道江叔叔和虞夫人对你来说有多么重要,还有江厌离。(慕繁注:这里魏无羡本来写的是师姐,后来又被写信的人轻轻划去,改成了江厌离。)我经常梦见误杀江厌离的那个画面。天昏地暗,好像世间不再有任何色彩。你一定比我承受了更多的痛苦,真的很对不起。有时我甚至在想,如果江叔叔不把我捡回来,你是不是现在就会有一个温馨幸福的家庭?

但是江澄,江叔叔从来没有更喜欢我,你是他的亲生儿子,他自然会对你更加严厉些。

江澄。记得幼时,永远都是你帮我赶去狗的。有一次,我们上山打山鸡的时候,误入山中一位猎户的家里,他养的三只壮犬从门中冲出来时,我吓得狠狠跌在了地上,弓箭也掉在了一边。脑中一片空白,只剩无边的恐惧。这时,我看到你站在了我的身前。明明也是吓得发抖,你却是拿起了没有箭的弓,虚射向那几只冲过来的狗,还拿石子掷。当时我就在想:我们一定要做一辈子的好兄弟。将来你做家主,我就做你的下属,就像江叔叔和我爸爸一样。

可是,最终我还是食言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云梦双杰也在穷奇道中破碎,在不夜天城消失殆尽。但是,我永远记得从前莲花坞和陪我长大的江晚吟。

江澄。师兄很想再带领你们一群人去打山鸡,摘莲蓬,在莲花池中钻进钻出,在三伏天里躺尸,然后再喝上一碗世界上最好喝的莲藕排骨汤。
可是,我早已不是江家的人了。
我们终究不是一路人了。

再:金凌现在也长大了,成为了兰陵金氏的宗主,很厉害,我也很为他骄傲。你不要再整天禁锢他了,也不要总是对他恶语相向,明明你比任何人都关心他,傲娇的男人真可怕。更不要天天说要打断他的腿。

再再:你真的不考虑一下终生大事吗?我曾经听到一家客栈中有人称呼你为“江宇直”,虽然不懂什么意思,但是寓意应该不会太好。我看隔壁的泽芜君就很不错。好好好,我住口,别放仙子!放下紫电!!

再再再:如果你还是很喜欢狗的话,就养一条吧。我知道你还喜欢狗。
 
再再再再:帮我好好打理莲花坞,记得帮我给江叔叔和虞夫人和江厌离上柱香吧。虽然我没有资格提这个要求。

再再再再再:我从未后悔过剖丹。

那,再见啦。
敬颂钧安。
                                                       
                                                          魏无羡
                                                    ×年×月×日


“魏无羡……你他妈就这么走了……让所有人都为你难过,为什么你总是这样恣意妄为……写什么破信……写了以为我就会原谅你吗……”话虽如此,那几张信纸,却被人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柜中,连边也不曾被折一下。

偌大的房间里,只剩江澄低低的呜咽。是的,他恨魏无羡,可是一直以来陪在他身边的,也只有魏无羡。
也只有恨,才能顺理成章地寻找他13年。
也只有恨,才能把他铭刻在记忆中。

江澄红着眼走出了房门。莲花坞的侍人面面相觑,看着他们的家主用一个下午,走遍了莲花坞的每一个角落。

这是那个人刚被抱回来的当天晚上,被自己赶出来,不知所措地抱着被子的地方。

这是那个人和自己一起打山鸡的地方。

这是那个人曾拿着三两莲藕,从水中钻出,笑着扔给自己一个的地方。

这是王灵娇要砍下那个人的手,自己跪下去哀求地方。

这是那个人经常罚跪的,亦是和自己大打出手的地方。

……

江澄疯了般踏遍了莲花坞的每个角落,直到他发现,在自己为数不多的灿烂记忆中,都有那个人的身影。

我们是一起并肩长大的兄弟,是彼此嬉笑怒骂却不允许别人侵犯的朋友,是拥有血海深仇的对敌,也是都曾经鲜衣怒马的骄傲少年郎。

但是从此,就真的只剩下江澄一人了。
那些不曾说出口的话和真相,再也没机会了。
那些陪他走过漫长岁月的人,终究,还是都离开了。

【未完待续…】

心疼舅舅羡羡叽叽!(叽叽是什么鬼……)
其实羡羡应该是不喜欢那么矫情的,但是人之将死,有的话还是要说清楚的。

我个人觉得,舅舅对魏无羡的感情是很复杂的,但是又比谁都在意魏无羡(蓝湛:嗯?)这篇写得好艰难,因为我真的不是很懂江澄啊!欢迎江晚吟的夫人们在评论区指正!

最后弱弱问一句:下周是写蓝思追还是金凌的信呢?

我们下周周末见!我去磕太太们写的忘羡小甜饼补血啦!!!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忘羡】羡羡致众人写的信·楔子

【OOC】这篇是刀,慎入!写得我有点难过!这篇的作用主要是引出下文,咳咳。
虽然是刀,但是我写的很有感觉!(嘿嘿
但是的但是!我到了一个比较甜的番外!!(什么时候发就不懂了,大概是填完坑之后?)划掉。

“魏婴……”蓝忘机薄唇微微颤抖着,眼眶泛红,望着怀中人。魏无羡想像以前那样逗逗蓝湛,却再也使不出半点力气。
“蓝湛…你…你别哭…”
“好…”蓝忘机紧紧握住怀中人冰冷的双手,死死盯着魏无羡苍白的脸,似乎要把他铭刻在骨子里。
“蓝湛…你听我说…这莫玄羽的身躯着实虚弱…我早就想过有这一天……你…你别太难过…”
“魏婴…”蓝忘机沙哑道。
如何…如何叫我不难过。

魏无羡却像没听到,又气若游丝道:“二哥哥…好久…没有天天了……”
蓝忘机的心仿佛被蹂躏成无数瓣,又被抛入污泥中沉沦…

一个月前,莫玄羽的这幅身子就迅速地衰弱下去。先是食欲下降了,然后便连走也走不稳了,有几次甚至栽倒在地。蓝忘机天天去藏书阁查阅,翻阅了千千万万本古籍,口喂了千千万万种药汤,却无论如何也阻止所爱之人的衰亡。

只因…凡人皆有竟时。莫玄羽这幅身躯,亦如此。大限将至,天命难违。
没了魏无羡,蓝忘机的生活会如何,这是蓝忘机永远不敢去想的问题。应该是…永远的寂寥,永远的怆痛,永远的失魂落魄,永远的孑然一身,永远的……

“我…我写了好多…好多的信呢…都在那……那里…是…是写给好多人的……但是…写给你的最长……”魏无羡轻轻地扭头看向角落的柜中,单是这个动作就仿佛花费了他所有的气力。他现在虚弱而痛苦,但是却一点都不想表露出来。
不想,不想让眼前人难过。可是…可是真的太…太难受了,不仅是身体疼,整颗心也如同被凌迟一般。
又要让蓝湛难过了……
他永远、永远都不想让蓝湛再露出痛苦和落寞的神情了……

角落是一个暗色的书柜,里面有一个隐蔽的暗屉,之前他把信藏得很好,连蓝忘机都没有在意到。
“信……”蓝忘机嗫嚅道。怪不得…怪不得他的魏婴从前几个月开始就不怎么出门了,叨叨着说是“我算了一卦,今日魏某不宜出门”“我忽然很想整理一下房间”,找着各种理由窝在房间内,很少出门,自己也当他是懒或者是撒娇,竟然不曾起疑……蓝忘机的眼绝望地闭着,睁开时似有泪光闪过……
不…他说…不要哭……

蓝湛哆嗦着,抱着魏无羡往那里走去,一步一步,如同刀绞。

“别…待会再…再去…我还…有…有话呢… ”
待会是何时,蓝忘机和魏无羡心知肚明。

“蓝湛…你看着我…”
“我…我何其有幸…遇见我的二哥哥……”
“让你孤单十三年,这是我今生最后悔的事……”
“又…又要丢下你了……”
“我…我会…永远记着你…全世界我都可以忘…但是…你…我从始至终都不会忘记…”
“就算化成残魂也会记得有一个…人…叫,叫做蓝湛…蓝…忘机…”

“蓝湛……”魏无羡深吸一口气,仿佛锉刀般的喉咙嗡嗡作响。之前的话已经耗费了他所有的力气,他用尽毕生力气,扯出一个笑容。
“你…你特别好…我……”

魏婴的眼睛轻轻地,轻轻地闭上了,他的手也从蓝忘机手中垂了下来,再也不曾动弹一分。

许久,房间中只剩下蓝忘机低声隐忍的啜泣,蓝忘机凝视着魏无羡的脸颊,悄悄地把他的话补完:“你特别好…我…我喜欢你…”

蓝忘机的手抚上魏无羡冰冷的脸颊。手上收紧力气,仿佛要把人揉进灵魂中,蓦地又放松了力气,仿佛怕伤着他的魏婴。半晌,重复道:
“我…我喜欢你。”
奈何天人两隔,从此别离。
【未完待续】

写作业时忽然想起这个脑洞!我不是故意要发刀的!真的,写刀写得我也好难受啊!心疼蓝二哥哥!心疼羡羡!!赶紧读读其他太太的超棒小甜饼缓和一下!

从下一篇开始就是写魏无羡写的各种各样的信啦!(应该是从江澄开始)答应我看下去好吗?~最后可能还会有一集番外哦,会比较甜一点!

晚安。

【忘羡】短篇:你是九月的欢喜

甜饼!苦涩开学月的慰礼(总之加油!  一发完
OOC预警,不过我已经很努力了!(划
又名《夜猎小能手组合之霸道冷面二哥哥和他的调皮骄纵拜金小娇妻》
祝九月安好,开学快乐!(并不快乐

九月。
微微的凉风让两人衣襟轻轻地飘了起来。一黑一白的身影并肩徜徉在已经有些黄叶的林间。
“二哥哥,看我,快看我!”蓝忘机依言转头,魏无羡手中拿了两串刚刚在城中买的糖葫芦,皆被吃得只剩一个了,透明的冰糖裹着朱色的山楂球,在微光的照射下显得有些亮晶晶的,却不及眼前人眸中的璀璨。魏无羡把两串葫芦放在眼珠的位置,看上去好像长了两颗红色的“山楂”眼睛,显得分外可爱,还有点……诱人?
“怎么样?是不是显得我的眼睛又大又亮,还有点甜?”魏无羡的眼睛在糖葫芦后面滴溜溜地转着。
蓝忘机淡浅色琉璃眸中尽是温柔,嘴角勾起一个微不可察的弧度。他的容貌本就生得及其俊雅,只是总是面若寒霜,此刻却仿佛晴光映雪,眉目如画。可惜魏无羡眼睛被冰糖葫芦遮挡住了,没有看到这一幕。
蓝湛伸手将他揽了过来,另一手轻轻拿走他两只手中的糖葫芦。
“怎么啦蓝二哥哥?是不是糖葫芦做的眼睛太好看太甜,把我们雅正的蓝二公子都吸引过来啦?”魏无羡调笑着,脸上尽是灿烂。
“不及你。”
“啊?什么?”
“不及你甜。”也不及你好看。
“哇蓝二哥哥!你什么时候学坏了?说情话也不事先通知一声!哈哈哈肯定是被我带坏了,再接再厉,下次会有奖励的哦!”
“……”
忽然,前方的树林中一声轻响,似乎是有某种动物在那处。
蓝忘机和魏无羡上前,蓝忘机还有意无意地跨步到魏无羡前面。
“蓝二哥哥这是在担心我?”魏无羡笑意更深,凑近蓝忘机耳边,“没关系的!前面的生物没有凶气,估计是什么小动物啦,说不定是小兔子哦,还能抓来调节一下口味……”
蓝忘机听到“调节一下口味”眉毛轻轻扬了一下,但也没说什么。二人走到灌木丛前,蓝忘机用避尘拨开灌木,只见一只人面兔身的小兽在地上摆弄着一地的桂花。
“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啊!!你们是谁?是不是来偷我的桂花的人!我就不该今天出来!”竟然是一个娇俏女子的声音。人面兔身兽抬起头,小巧的精致的面孔,眼睛如碎汞般美丽耀眼,分外精致可人。
“……”
“……”
蓝忘机和魏无羡无语。半晌,魏无羡悄悄拽了拽蓝忘机道:“真是兔子…这好像是……”他还没说完便被打断,那兽抬起兔爪,庄严地刨刨土地:“来者何人?”
“还挺正式。”魏无羡碰碰蓝忘机的藏在袖中的手肘。随后亦正色道:“你是否听说过‘夜猎小能手组合之霸道二哥哥和他的调皮拜金小娇妻’。”
“……”
“……”
森林中又陷入寂静。
魏无羡: “你从何处来。”
小兽:“西处。”
“……”魏无羡沉默地看着小兽留下的脚印明显是伸向北方。
魏无羡:“你叫什么。”
小兽 :“年光。”
魏无羡:“骗人。”
小兽:“真的叫年光!!”
魏无羡:“哦,那我叫醉客。”说着魏无羡偷偷地瞄了一眼旁边的蓝忘机,见其虽然神色如常,但是眸中冷了三分,拿着避尘的手也微微紧了紧,不禁在心中乐:“蓝湛这醋坛子肯定又翻了哈哈哈哈。”
蓝忘机:“玩弄字眼。”
魏无羡一愣,蓝湛上次在他调戏绵绵时也这么说,但是不知怎的,这句话却带上了似有若无的委屈和难过,心中一软,连忙道:“哈哈,我瞎说的。我叫,逢人。”
蓝忘机再度沉默,但是耳尖又悄悄地红了,魏无羡满意地点点头。
小兽自然不知其中玄机,眨眨水灵灵的双眼,继续道来: “我喜爱这种桂花是有原因的。虽然看起来是普通的桂花,但是其实这是一种灵桂。传说九月初的早上盛开的桂花吃下去,可以灵力大增哦,你们要不要来点?”
魏无羡:“这就是普通的桂花。”
小兽:“不是!”
魏无羡:“就是!!”
小兽:“不是!!!”
魏无羡:“就是!!!!!”
蓝忘机:“……”
魏无羡:“我们那边也有一种神物。它身为神兽,孤傲清高。它有四条健壮有力的双腿,跑起来比任何良驹都要快上千倍。喜食一种红色神果,那果子亦是好东西,吃上一口,可以强身健体,通筋活络。”
小兽惊讶地抬起眼帘,如同羽扇一般的睫毛眨了眨:“神兽何名?我从未听说过。”
“小苹果。”
“……”蓝湛默默地看着这两个人瞎掰。
瞎掰了几个回合,小兽以微弱的优势胜出,魏无羡垂头丧气地拉着蓝忘机离开了。

走出那片灌木林,魏无羡道:“讹兽。 ”
蓝忘机颔首。讹兽是一种人面兔身的兽,会说话,却净说谎话,但却不是恶兽,而是一种单纯的小兽。所以魏无羡跟它瞎扯完就离开了。
“那讹兽好厉害,我脸皮这么厚都比不过它。一定是被你宠坏了!我什么事都跟你说,然后就丧失了说谎的本领!”
蓝忘机沉默地看着魏无羡把责任都推到了自己的身上,忽然悠悠开口:“醉客?”
“不不不……”魏无羡没想到蓝忘机突然报复,连忙摆手。
“年光…?”
“不不不……”魏无羡简直要颤抖了,他还年轻,不想没有腰啊!
“我叫逢人!!逢人的逢!逢人的人!!!”
蓝忘机不说话,但是耳朵再度泛了粉。魏无羡见有转机,连忙笑嘻嘻道:“二哥哥想不想养刚才的兔子啊?如果养了,魏某可是要吃醋的哦……”
蓝忘机的耳朵更粉了,他不自然地转身,半晌才憋出一句:“否。 ”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只养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蓝湛你太可爱了吧!”

一阵风吹过,秋雨忽然就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这场雨来得很突然,蓝忘机和魏无羡都没有什么准备,蓝忘机连忙把魏无羡搂入怀中,又用宽大的袖为他挡住头。魏无羡微微仰头,也用自己的袖子挡住蓝忘机的脸。
两人就这样在雨中相拥着。

秋雨缠绵地下了一会儿,又停了。一黑一白却仍然紧紧相拥着,似乎一刻也不想放……

魏无羡和蓝忘机向森林的出口走去。
“早个二十年我一定赢它!”魏无羡双臂抱头,还是有点懊恼。

但他转转头,望向那有点被雨打湿衣襟的白色身影,蓝忘机的眼中满满都是他。于是他想了想,又轻轻地说: “算了。我还是想要我的二哥哥。”
END.

注:文中的几个名字分别对应的诗句
1.醉客喜年光。《初春》王绩
2.忘机渐喜逢人少,览镜空怜待鹤疏。《归王宫次年作》司马光

九月快乐!